• 苗山脱贫影像志——父母在 不远行 2019-05-25
  • 诗经讲演录:男子如何从好色转为好德? 2019-05-25
  • 当今的公知精英都引导人产生一个共识:干什么都不重要,钱就是“事业和面子”。为了钱,出售自己,很现实。因此,许许多多的人只“信仰人民币”。 2019-05-08
  • 屈原作为一个浪漫诗人的确才华横溢,值得称道,但是他反对统一就得批评。是吧小作? 2019-05-08
  • 财视Media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2019-05-04
  • 济南这座古寺里生活着一群年轻的和尚 2019-05-04
  •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一般会落入:资本市场、来料加工、吃喝玩乐消费、房地产疯涨,等经济基础不牢的“中等收入陷阱”。 2019-04-29
  • 森林城市建设陷三大误区 奢侈化和景观化等问题凸显 2019-04-28
  • 习近平主持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小范围会谈 2019-04-28
  • 【加拿大房产网加拿大新房加拿大房产信息网】 2019-04-26
  • 送你一份时代天街附近必吃的火锅名单 2019-04-26
  • 赋予妇女更多权利!沙特首次向女性发驾照 2019-04-20
  • 第八届奥林巴斯“爱胃月”一一“胃爱公开课”活动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4-20
  • 近娃者死?螃蟹感到威胁后对着镜头做“割喉”动作 2019-04-20
  • 美轮美奂!日本八幡平现奇特的“龙眼”景象 2019-04-20
  • 河北11选5第18092259期 » 历史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正文
    | 繁体版

    体彩 河北11选5开奖:38.举世震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biu!”

        坐在泰瑞昂肩膀上的尤娜抱着自己的小熊,另一只手挥起,她手中的红色魔杖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圆弧,蓝色的奥术星光从魔杖顶端飞出,精准的砸在一头在黑暗中探头探脑的摄魂怪的脑袋上,将后者吓了一跳,那全身沾满了黑色石油状粘液的怪物转身就窜入了幽深的黑暗里。

        在泰瑞昂眼中,眼前的黑暗雾气荡漾开,就像是一颗小石子被扔进了水塘里一样。

        “真奇怪...它们不怕我手里的利剑,哪怕我可以砍掉它们的脑袋?!?br />
        大领主将缠绕着黑色火焰的天启魔剑插在地上,扭头看了看得意的小幽灵:

        “却害怕根本伤害不到它们的魔杖,准确的说,它们是在害怕你,为什么?”

        “因为尤娜超厉害的!”

        小幽灵抓着泰瑞昂的头盔,得意洋洋的甩了甩手里的魔杖:

        “因为尤娜的魔杖可以射出星星,坏人可讨厌星星啦!”

        “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泰瑞昂摇了摇头,他可不相信尤娜这小孩子气的说法,这个小幽灵在这片无主的荒野上是特殊的,这毫无疑问,两人已经一起探索这块荒原多达49次,这几个月大领主几乎没做其他事情,一直将自己的精力花费在探索死之界上,到目前为止,他和死之界之间的“同化”过程已经完成了。

        庞大如无尽之海一样的死亡能量、被龙王之血强化过的躯体和蛮力、甚至是萨莱茵天赋特有的汲血之力,这一切,属于黯刃大领主的本源力量,在这个世界统统被剥离,他身处于此地,就像是个普通的高等精灵,长时间挥舞天启也会腰酸背痛,更要命的是,他能在这地方待的时间也是有限的。

        就像是女武神首领安海尔德解释的...属于现世的力量,在死之界是无法使用的,因为这是另一个世界,有和现世完全不同的规则。

        不过...泰瑞昂的躯体里依然还保留着另一种力量。

        灵魂,强大而不屈的灵魂在这个世界具现出了另一种形态——黑色的魂灵火焰,纯粹的灵魂之力在这个世界更容易被操纵,而且威力十足,这让身体素质全面弱化的大领主在死之界探险的时候,不会被那些到处都是的摄魂怪摁在地上摩擦。

        实际上,最近这几次冒险,在适应了新的规则之后,他已经可以正面对抗那些无处不在的黑暗生物了,还是老一套,长剑一挥,人头落地...但这依然是个过程,大领主很清楚,他距离这个世界的秘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到目前为止,他还缺少一样重要的东西。

        一样可以和这个世界直接交流的东西...尤娜口中所说的“王冠”,时至今日,泰瑞昂依然不清楚那王冠所代表的含义,他只能盲目的跟着小幽灵,用双脚丈量这片面积庞大的死之界荒野,不断的斩杀更多的摄魂怪,将那些怪物身体里的灵魂释放出去,然后在东部大陆的现世,衍生出更多的“不死者”。

        就像是某种神秘的“循环”一样。

        “咦!”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一阵微微的波澜从背后传来,让大领主和尤娜同时转过头,泰瑞昂看到了背后那黑暗的荡漾,而尤娜则抓着大领主的头盔,在他的肩膀上站了起来,就跟小猴子一样,用手遮着眼睛,似乎在眺望些什么。

        “泰瑞昂!一头野猪!”

        尤娜高兴的尖叫到:

        “我看到了一头野猪,天呐!它真庞大,就跟小山一样,它在跨过裂痕...它在进入你的世界!它看到我啦!它在对我吼叫呢!天呐,真凶...真丑!”

        “哦?真的吗?”

        大领主看不到黑暗背后的风景,但从尤娜的描述里,他大概能猜到现世正在发生什么,他将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骨剑拄在手心,任由死之界的寒风吹拂他重新变得鲜活起来的长发,他轻声说:

        “看来凋零者开始行动了...你看到的那头野猪,它叫阿迦玛甘...是蛮力、大地与荆棘之神?!?br />
        “千万年后,神秘而强大的荒野半神们...又一次回归这个世界了?!?br />
        ——————————————————————————————————————————-

        荒野半神,这是在艾泽拉斯的蛮荒时代,行走于原始大地之上的巨兽们。

        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和泰坦们留在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们有过接触,它们本质上还是野兽,但是在浸润了泰坦的力量之后,它们突破了野兽生命的桎梏,得到了星灵的认可与赐福,从而转化为另一种力量的极致体现。

        生命之力,群星中的六大基础力量之一,它在艾泽拉斯的终极体现,就是这些以生命精华作为载体的荒野神灵们...它们维持着野兽的形态,但它们的内在已经被彻底改变,灵魂和躯体以一种神秘形式统一,只要灵魂不死,那么躯体便永存。

        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

        没错...这也是此时泰瑞昂在现世的状态,换句话说,黯刃的大领主本身,也可以被视为一头特殊的荒野半神。

        观察者们应该还没忘记,在当初泰瑞昂将生命之种投入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的时候,借助太阳井数千年积攒的庞大魔力,生命之种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生长”,它催化了整个奎尔萨拉斯的森林,在无意识之中,赋予了那些树木极限的生命。

        而在生长的最后,生命之种开花结果,并且将自己的果实赠予了泰瑞昂...大领主将那果实吸收掉,然后将褪去了最初形态的果核送到了凋零者们手中,这是他和生命之种的协议。

        而那枚凝聚了生命之种最初能量的果实,给了泰瑞昂已死的躯体近乎无尽的生命力,只要泰瑞昂的灵魂还在,他此时的躯体就不会再湮灭...和这些万年前的荒野半神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荒野半神们毕竟是生命之力的终极体现...它们的生命形式,要比泰瑞昂更高级一些,死亡对于荒野半神来说是一个不存在的概念,在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很多荒野半神都死在了和燃烧军团的残酷战争中,但它们的灵魂都还活在翡翠梦境里,只要外界有足够的生命能量,就能给它们重塑躯体。

        但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导致德鲁伊们在过去一万年里,都没有真正复活过哪怕一位荒野半神,而现在,这个本该属于塞纳里奥议会的神圣使命,被另一个组织接了过来。

        此刻,整个翡翠梦境都在摇曳,这个特殊的世界被一名沉睡的荒野半神的苏醒而震动,那些在翡翠梦境中修行的德鲁伊们被惊醒,连带着这片翡翠梦境的管理者,强大的绿龙女王,苏醒者伊瑟拉都在自己的高塔上睁开了眼睛。

        伊瑟拉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翡翠梦境的某个角落,她看到了...阿迦玛甘,那万年前战死的野猪半神,一直在沉睡的强大灵魂已经完全苏醒,并且在一个熟悉的身影的带领下,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梦境和现实的交汇点。

        它即将复活...在现世实现半神的归来...

        阿迦玛甘的灵魂是庞大的,那闪耀着翡翠光芒的庞大躯体有近10米高,体型就是一头普通的野猪,但被放大了十几倍,它身上满是健壮而匀称的肌肉,在粗糙的皮肤之外,还有一道道伤痕,那是野猪半神在过去的战争中留下的纪念,而在它的魂灵之躯以外,还缠绕着如装甲一样的庞大荆棘。

        那绚丽的如火焰一样的鬃毛在翡翠梦境的空气中摇曳着,这已经沉睡了上万年的庞然大物每走出一步,都会让翡翠梦境的大地震动不休,而咆哮的野猪半神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新生,它不断的发出欢快的吼叫,每向前一步,在这梦境的世界里,就有漂亮的落叶和鲜花在它行走过的地方飘散开。

        德鲁伊们在梦境中旁观着这难以想象的场景,不管是年老的,还是年幼的,哪怕是那些经历过上古之战的老战士们,也从未真正见过一头荒野半神复活的场景,而更让他们感觉到惊讶的是,那手持独特的灯盏,就像是引魂人一样,指引着阿迦玛甘的灵魂归于现世的梦境行者...

        很多人,不,所有人都认识他!

        那是范达尔.鹿盔,在几天前刚刚脱离了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

        “随我来...随我来...”

        鹿盔带着深绿色的兜帽,那兜帽将他的躯体都遮蔽了起来,他手持用生命之种的藤蔓制作的引魂灯,另一只手里握着古朴的荆木手杖,就好像有一道光笼罩在他身上,当他向前走出一步,那长兜帽的衣角便向后散开,给他高大的身影增添了一分无法形容的神秘感。

        “阿迦玛甘,随我来...强大的半神,现世在召唤你...不要停留,不要停留...再美好的梦境,也有醒来的时刻...不要停留...随我来...”

        他低沉的诵念声让周围的德鲁伊们感觉到了一阵阵压力,那些想要阻止他的德鲁伊们刚刚迈出脚步,就会被一阵轻风推回自己所在的位置,于是德鲁伊们抬头看去,他们能看到,在翡翠梦境的空中,代表双翼、风暴与天空的乌鸦半神安苏正无声的悬浮在天际,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半神复活的场景。

        安苏似乎对此非常感兴趣...它不允许任何人破坏鹿盔正在进行的仪式。

        “唰”

        绿色的光芒闪耀着,在自然之力弥散之间,以玛法里奥为首的数名大德鲁伊的身影出现在了鹿盔和阿迦玛甘的眼前,他们在第一事件就得到了鹿盔唤醒半神灵魂的消息,但今天的翡翠梦境似乎在被另一股力量影响着,进入其中的过程变得非?;奚?,玛法里奥和大德鲁伊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将自己以梦境行者的姿态渗入了这片翡翠梦境里。

        “范达尔!停下!”

        玛法里奥上前一步,他举起自己的手臂,他手臂上略显怪异的黑色羽毛翅膀颤动着,大德鲁伊满是绿色魔纹的脸上浮现着一股愤怒和失望,他高声喊到:

        “鹿盔!我说,停下!”

        在他的呵斥下,手持引魂灯的鹿盔停在了原地,他抬起头,在兜帽之下,那双眼睛里闪耀着一抹执拗,这曾经的学徒与自己的导师对峙着,在数千名德鲁伊的注视中,玛法里奥高声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唤醒阿迦玛甘,但鹿盔,你无法复活半神,在没有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的生命能量的支持下,你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完成半神归来的仪式...你的冒险只会让阿迦玛甘的灵魂受到重创,放弃吧,鹿盔...我知道你很失望,你很愤怒,但这种行为...你不该做出这种鲁莽的行为!”

        “呵呵?!?br />
        对于玛法里奥的劝说,鹿盔只是发出了一声毫无意义的嘲讽,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诺达希尔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一切,但它并不是一切!”

        “温和的自然只是自然之道的一面,而现在,我已经见识到了自然的另一面,它所具有的力量要比诺达希尔给你们的更强...让开,玛法里奥,你所坚持的世界之理将在今天被打破,你认为我做不到?”

        “那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吧!”

        “坐井观天的愚昧者们...我和我的同伴们,只是捡起了被你们抛弃的神圣使命,仅此而已...”

        说完,鹿盔举起手里的引魂灯,他高声喊到:

        “看到了吗?强大的阿迦玛甘,这些德鲁伊们,这些口口声声说着要维护自然之道的德鲁伊们,在阻止我复活半神们的举动...他们不愿意履行自己曾经的誓言,他们已经变成了一群...腐朽的怪物!”

        “生命之力就在眼前,你能感受到...随我来!以凋零者的名义,以生死循环的名义...我宣布,阿迦玛甘,伟大的荒野半神,你的归来,就在今日!”

        范达尔.鹿盔将手中的引魂灯高高举起,来自生命之种的狂野力量顺着德鲁斯瓦的翡翠梦境的一角,横跨过这个虚幻的世界,如同一道璀璨的光芒一般,如阳光一样从天而降,那庞大到让人窒息的绿色光芒,那充盈着和世界之树几乎不相上下的生命能量的光柱将鹿盔和他身后的半神之灵笼罩在其中。

        这一刻,苏醒者伊瑟拉庞大的身躯以破梦的姿态出现在了那光柱之外,绿龙女王似乎觉察到了不对劲,她想要阻止这仪式,但在她出现的瞬间,悬浮在天空中的乌鸦半神安苏就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漫天飞舞的黑色羽毛形成强横的风暴,将绿龙女王的力量死死的挡在那光柱之外。

        “这本该是鲁克玛的未来,我看到了...我不允许你们阻止它!”

        在安苏的尖叫声中,绿色光幕的波澜越来越庞大,那野性生命能量的逸散,让周围的德鲁伊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就像是阳光璀璨到极致的瞬间,在摄人心魄的震动中,这一方梦境彻底破碎。

        下一刻,在剃刀高地的洞穴之内,入梦的鹿盔猛地睁开眼睛,在他身后,凋零者的大德鲁伊们齐齐抬起头,在他们眼前,那封闭的石洞轰然破碎,无与伦比的绿色光芒将整个剃刀高地笼罩起来,就像是日光之下的绿色太阳,那光芒让远在闪光平原的人类都看的一清二楚。

        在光芒稍敛的那一刻,一声嘹亮的,属于半神的咆哮,在这一刻响彻了整个卡利姆多。

        它宣告着...万年前的荒野半神们,在今日,正式回归...
  • 苗山脱贫影像志——父母在 不远行 2019-05-25
  • 诗经讲演录:男子如何从好色转为好德? 2019-05-25
  • 当今的公知精英都引导人产生一个共识:干什么都不重要,钱就是“事业和面子”。为了钱,出售自己,很现实。因此,许许多多的人只“信仰人民币”。 2019-05-08
  • 屈原作为一个浪漫诗人的确才华横溢,值得称道,但是他反对统一就得批评。是吧小作? 2019-05-08
  • 财视Media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2019-05-04
  • 济南这座古寺里生活着一群年轻的和尚 2019-05-04
  •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一般会落入:资本市场、来料加工、吃喝玩乐消费、房地产疯涨,等经济基础不牢的“中等收入陷阱”。 2019-04-29
  • 森林城市建设陷三大误区 奢侈化和景观化等问题凸显 2019-04-28
  • 习近平主持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小范围会谈 2019-04-28
  • 【加拿大房产网加拿大新房加拿大房产信息网】 2019-04-26
  • 送你一份时代天街附近必吃的火锅名单 2019-04-26
  • 赋予妇女更多权利!沙特首次向女性发驾照 2019-04-20
  • 第八届奥林巴斯“爱胃月”一一“胃爱公开课”活动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4-20
  • 近娃者死?螃蟹感到威胁后对着镜头做“割喉”动作 2019-04-20
  • 美轮美奂!日本八幡平现奇特的“龙眼”景象 2019-04-20
  • 北京pk10开奖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北京赛车追号计划注册 大奖复式 篮彩2串1什么意思 浙江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彩官网 途游德州扑克 北京赛车pk10怎么滚雪球 体彩任选9场必须全中 梦我的彩票中奖 滨海湾金沙娱乐城 七乐彩杀号30个公式 体育彩票排列5图库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