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美水鸟”紫水鸡现身异龙湖湿地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3-23
  • 高三学生创意毕业照轻松迎高考 2019-03-22
  • 民航援助西藏机场群建设项目启动 2019-03-22
  • 新疆旅游系列活动亮相旅博会 特色产品成焦点--旅游频道 2019-03-21
  • 大智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2019-03-21
  • 王国平应邀赴重庆出席“可持续城市更新”国际论坛 2019-03-20
  • 陕西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 两人涉内幕交易被罚30万和15万 2019-03-20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3-18
  • 高中生给班主任写期末评语 2019-03-16
  • 人民日报评论员:在党的引领下汇聚圆梦力量 2019-02-26
  • 抗战期间陕甘宁边区的人口 2019-02-12
  • 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团——“转型先锋”的战略担当 2019-01-29
  • 乌鲁木齐市惠民举措催热文化消费 2019-01-11
  • 《春天读诗5》:蒋方舟致敬周梦蝶《我选择》 2018-11-22
  • 华为nova 2(全网通)【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8-11-22
  • 河北11选5第18092259期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第二百六十三章 秸秆们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因斯.赞格威尔消失的地方,光芒突然不见,染上了最浓郁最深沉的黑暗。

        黑暗之中,有吟唱诗歌的声音传出,安宁静谧,催人入眠,就连漆黑水面下不断上抓的无数苍白手臂都因此变得缓慢,不再疯狂,仿佛获得了心灵的救赎。

        这样的“黑夜”里,一道人影走了出来,正是刚才被拖入灵界的因斯.赞格威尔。

        与之前相比,他失去了头顶的软帽,左肩衣物破烂,被硬生生撕下了一块血肉,并有淡黄的脓泡一个接一个地咕噜冒出。

        他的眼神不再淡漠,充满了痛苦,似乎正承受着别人无法想象的折磨。

        “0—08”这支羽毛笔继续写道:

        “有人遗憾,有人庆幸,因斯.赞格威尔身上有一根‘邪神脐带’,那来自于梅高欧丝肚子里的婴儿,来自于‘真实造物主’,通过使用‘脐带’,他顺利摆脱了未知存在的禁锢,强行返回到现实世界,但他也彻底失去了那件神奇的物品,并将在短时间内承受邪神子嗣无法降生的怨恨。

        “这让他的实力就像百货商店换季时的某些商品一样,只剩原本的55%,嗯,这个数字非常精确?!?br />
        …………

        东区深处的一条街道上。

        老科勒抱着装于纸袋内的火腿,急匆匆往租住的公寓返回。

        他警惕地四下张望,害怕那些饿得眼睛冒出狼一样光芒的家伙会扑上来抢走自己的“新年馈赠”。

        还在乡下的时候,他曾经见过狼,可没想到,在贝克兰德还能体会那熟悉的感觉。

        “还是太贵太大了,只能和人合伙买一条,锯成几份……这足够我新年假期吃了,每一顿都能有两片,三片,不,至少五片的火腿肉,我还能切一些下来,和土豆一起炖汤,甚至不用放盐……”想到这里,老科勒望向怀里的火腿,看着那夹杂不少白色的红肉,喉咙忍不住蠕动了一下,吞了口唾沫。

        走着走着,他感觉四周的雾气浓了不少,远处还算清晰的教堂钟楼逐渐被淡黄与铁黑混杂的颜色所吞没,就连周围的行人,超过十步,也只剩下模糊的影子。

        老科勒瞬间有了被世界遗忘的感受,抬掌捂了下口鼻。

        “今天的雾气怎么这么难闻?”他嘀咕一句,加快了步伐。

        一步,两步,三步,老科勒觉得自己的脸庞在发烫,额头似乎烧了起来。

        他胸口发紧,喉咙不适,很快有了呼吸困难的症状。

        “生病了吗?该死,我还想过个美好的新年,现在只能把积蓄送到诊所送到医院了……不,也许睡一觉就好了,盖上我的被子睡一觉就好了!”老科勒无声自语,脑袋越来越烫,越来越迷糊。

        荷,荷,荷,他听见了自己艰难的喘息声,双手一软,装着火腿的纸袋重重落到了地面。

        老科勒下意识蹲身拾取,却一下摔在了那里。

        他按住装火腿的袋子,努力地把它往怀里收。

        这一刻,他认为有浓痰涌起,堵住了自己的喉咙,于是,努力抗争,发出风箱拉动般的声音。

        扑通!老科勒开始模糊的视线看见几步之外同样有人摔倒,喘不过气来,年纪和他差不多,也是五十来岁,鬓角斑白。

        忽然之间,他有了明悟,知道自己即将死亡。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他们也是这样,突然染上瘟疫,很快就死去。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因病住院治疗的那段时间,同房的病人当天晚上还能笑着聊天,到了清晨就已被送去了停尸房。

        这让他想起了做流浪汉时认识的朋友,一个冬天过去,他们消失了很多,最终在桥洞或能避风的街道角落,僵硬着被发现,还有少量的人则死于突然获得食物。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还是不错工人那会,街区的邻居们也会如此突然地死亡,他们有的头疼抽搐而死,有的不小心掉进了刚出炉的钢水里,有的全身骨骼疼痛,浮肿着死去,有的甚至无声无息就倒在了工厂里,一批又一批。

        这让他想起了之前打探消息时,在酒吧里听一个醉鬼说的话语,他说:

        “我们这样的人,就像地里的秸秆,风一吹来,就会倒下,甚至没有风,自己也可能倒下”……

        风来了……老科勒一下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他一边抱紧装火腿的纸袋,一边伸手摸索陈旧夹克的衣兜,想要拿出那一直舍不得抽的,已经皱巴巴的香烟。

        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身体健康的自己会突然染病,那样的浓雾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他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的生活刚走上正轨,往着足够美好的方向发展,并且收获了莫里亚蒂侦探提前支付的报酬,买到一块想了很久的火腿迎接新年,正期待着品尝它的美味,为什么却突然倒下了。

        老科勒掏出了那根皱巴巴的香烟,但手臂却再也无力抬起,重重撞在了地面。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喊出心里积攒的话语,却只能让虚弱的单词在嘴边徘徊,无法传出。

        他听见了自己的遗言。

        他听见自己在问:

        “为什么?”

        …………

        东区边缘的一栋公寓内。

        丽芙将浆洗好的最后一件衣物挂了起来,等待晾干。

        她看了下外面的天色,被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浓郁的雾气弄得有些判断不准时间。

        “总之,还很早,而我们的浆洗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丽芙的表情渐渐变得沉重。

        太早做完活计并不是好事,这不意味着能够休息,它只表明开工不足,收入不足。

        丽芙吸了口气,转身对旁边擦拭着双手,目光直往隔壁房间单词册望的大女儿弗莱娅道:

        “快新年了,我们的大多数雇主离开贝克兰德,去别的地方度假去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得找新的工作?!?br />
        她边说边往门口走:

        “这样的节日里,那些有钱人会举办一场又一场的宴会,他们的仆人不一定足够,也许会雇佣临时的厨房清洗女工,我打算去问一问,弗莱娅,你待在家里,到时间去接黛西,我们需要收入,那些婊子养的小偷、强盗、人口贩子也需要收入迎接新年?!?br />
        在东区,每一名未进入工厂的妇女要想存活,手艺或泼辣必有其一。

        弗莱娅轻快地回答道:

        “好的?!?br />
        她的心思已经飘到了隔壁的小桌和单词册上。

        丽芙刚拉开房门,忽然踉跄了一下,跌倒在地。

        咳咳咳!她发出剧烈的咳嗽声,脸庞涨得通红,身上每一处关节都酸痛难忍。

        弗莱娅惊慌地跑了过去,蹲了下来: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怎么了?”

        “没有,咳咳,我没有问题?!崩鲕降暮粑鸾ゼ枘?。

        “不,你生病了,生病了!我立刻带你去医院!”弗莱娅努力搀扶起妈妈。

        “太贵了,太,贵了,咳,去,慈善医院,慈善医院,我能等待,没,没什么大问题?!崩鲕酱⒆呕卮?。

        弗莱娅流出了眼泪,视线飞快模糊。

        就在这时,她感觉自己的肺部烧了起来,身体一下软倒,连带丽芙也重新摔在地面。

        “弗莱娅,你怎么了?咳咳,你也生病了?”丽芙焦急地喊道,“钱在,咳,在柜子挡住的,咳,墙壁破洞里,你,快,快去医院!找好的,好的医生!”

        弗莱娅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她的目光斜着往上,看到了隔壁的房门。

        那是她们的卧室,那有属于她们的高低床,有她喜爱的小桌和单词册。

        她的身体突地抽搐了起来。

        丽芙的咳嗽戛然而止。

        东区边缘的公立初等学校内,雾气还不算浓厚,但已有不少学生开始咳嗽。

        当值的老师受过培训,当即吩咐道:

        “快,去教堂,去旁边的教堂!”

        黛西惊恐慌乱地站了起来,跟着人群往学校旁边的教堂跑去。

        忽然,她心头一悸,有了失去某些重要东西的恐慌感。

        ……妈妈……弗莱娅……黛西猛地扭头,想逆着人潮,冲回家里。

        但是,她被阻止了,她被老师们抓住,强行往教堂拖去。

        黛西竭力挣扎,撕心裂肺地喊道:

        “妈妈!弗莱娅!”

        “妈妈!弗莱娅!”

        ……

        在东区,在码头区,在工厂区,那些或年纪老迈或身有隐疾的人如同被砍伐的树木,在雾气里相继倒下,而此时接触他们的人,则感染上瘟疫,飞快死去,身体还算健壮的成年人和孩子们也有了轻微的不适。

        在他们的眼里,那淡黄与铁黑交杂的雾气就像是降临的“死神”。

        1349年最后一周的周二,贝克兰德大雾霾。

        …………

        大厅的墙角,克莱恩紧贴着石壁,不让自己被A先生发现。

        很快,他听到了一声声闷哼,闻到了血肉糜烂的味道。

        “为主的降临献出生命吧?!盇先生的嗓音突然响起。

        扑通,扑通,人影沉重倒下的动静传入了克莱恩的耳朵,强烈的灵性波动浮现,不断回荡。

        A先生献祭了他的四位侍者?克莱恩刚刚浮现这样的想法,耳畔就传来了虚幻层叠的哭泣声,有人在喊妈妈,有人在剧烈咳嗽,有人在痛苦呻吟。

        作为半个神秘学专家,克莱恩似乎看见了一道道带着不甘的怨念化成虚幻透明的身影,前仆后继地进入仪式,而工厂区、码头区和东区沉积多年的麻木、绝望、痛苦、愤恨等压抑情绪也随之潮水般涌来。

        正式开始了吗?克莱恩闭着眼睛,背贴墙壁,右手猛地握紧,又松了开来。

        对他来说,此时最好的选择是,趁A先生专注于仪式,溜出大厅,逃奔远方。

        他的右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连续多次。

        七八秒之后,克莱恩睁开了眼睛,嘴角浮夸上翘。

        他伸手握住左轮,猛地一个转身,冲了出去。

        身穿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他抬起右手,瞄准了祭坛。
  • “最美水鸟”紫水鸡现身异龙湖湿地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3-23
  • 高三学生创意毕业照轻松迎高考 2019-03-22
  • 民航援助西藏机场群建设项目启动 2019-03-22
  • 新疆旅游系列活动亮相旅博会 特色产品成焦点--旅游频道 2019-03-21
  • 大智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2019-03-21
  • 王国平应邀赴重庆出席“可持续城市更新”国际论坛 2019-03-20
  • 陕西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 两人涉内幕交易被罚30万和15万 2019-03-20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3-18
  • 高中生给班主任写期末评语 2019-03-16
  • 人民日报评论员:在党的引领下汇聚圆梦力量 2019-02-26
  • 抗战期间陕甘宁边区的人口 2019-02-12
  • 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团——“转型先锋”的战略担当 2019-01-29
  • 乌鲁木齐市惠民举措催热文化消费 2019-01-11
  • 《春天读诗5》:蒋方舟致敬周梦蝶《我选择》 2018-11-22
  • 华为nova 2(全网通)【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8-11-22